滋味小说网
滋味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夜劫 > 第十二章

夜劫 第十二章 作者 : 倪净

    【第十二章】

    因为杨克哉的顺手,于小贞被调回美国了,易母知道后心里有些不舍,毕竟于小贞这女生她很喜欢,就想有没有可能跟易允宽进一步交往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事情还没开头,于小贞就走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天后,白芸对易允宽就没给过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因为被折腾得狠了,这笔帐,白芸牢牢记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事发后半个月,这晚,白芸下班,本来想约杨倩吃饭,谁知还没来得及走出公关部,就被易允宽给逮回家。

    易允宽这阵子时常大驾光临公关部不算罕见,只是这位天天忙着开会的顶头上司,怎么会突然得闲了?

    这日,白芸刚整理完自己的私人物品,电脑关机,都还没来得及起身,就听见公关部经理喊了一声易总,白芸手上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她记得今天早上出门时,易允宽说今天有重要的会议,没办法准时送她下班回家。

    她心想,难不成会议临时改期了?

    易允宽让其他人不用忙,笔直走到白芸座位,“可以走了?”见她包整理好了,直接将她的包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白芸一见有些吃惊,对易允宽这种大男人,女生的随身物品都太娘了,一般能不碰都不碰,这还是他第一次帮她拿包。

    白芸有些傻愣地盯着他的大掌不怎么熟练的拿着她的手提包,人才刚站起身,更大的诧异是易允宽另一只空闲的大掌,竟然自然地伸过来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现在是什么情况?不只白芸惊吓了,公关部其他人的惊下指数也爆表了,一声声传来的抽气入到白芸耳里,她不信易允宽没听到,但他镇定的酷样不变。

    就这样,易允宽当着公关部及其他人的面,很自然地牵着她的手,与她十指交扣走进电梯,众目睽睽之下,他丝毫不在意众人吃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白芸则是一路头压得老低,被握住的手挣了几回,却没成功,最后索性豁出去了,易允宽不怕被人说,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不就是床伴关系升级为男女朋友吗?

    一般男女朋友牵手也算正常,他敢牵,她哪有不敢让他牵的道理。

    反正杨倩说的对,男人这种生物,用一用可以,好用就多用一点,不好用就丢了,反正下一个可能会更好。

    只是,杨倩的话,白芸没有机会尝试,她的初恋是易允宽,初夜给了易允宽,交往告白也是易允宽,压根没有第二号人物出现。

    当两人从电梯走出来,易允宽一手牵着她,一手拿着她的包,全然不在乎别人的侧目。

    白芸本以为,易允宽是要带她回家,但电梯却是往上升,她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,“ 你有东西忘了拿?”

    易允宽没回她,白芸没趣地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很快地,电梯升到顶楼,电梯门了一开,易允宽牵着她走出去,迎面而来的林秘书见着两人十指扣紧时,先是怔了一下,而后马上专业地上前告知所有主管都在会议室等了。

    “易允宽,你还要开会,那我先跟杨倩去公司附近百货公司逛逛,等会议结束你再去接我。”白芸一点都不想象个傻子似的在他办公室等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一起开会。”

    啊?不只白芸瞪大眼,连林秘书的眼睛也跟着瞪大了。

    白芸还在吃惊没反应过来,就被易允宽带进会议室,可以容纳几十人的大圆桌此时各部门的主管都已坐定,见易允宽进来,众人目光全都投射过来。

    很自然地,跟林秘书一样的反应,见到易允宽牵着她的手时,众人表情变了几变,不外呼是震惊到纳闷再到无视,果然是主管级的反应,处变不惊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会议我只有一个小时,所有的汇报在一个小时内都要结束,会议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白芸被安排在易允宽的身边座位,百般无聊的她,拿着自己的手机跟杨倩闲聊抱怨,耳边传来的各种听不懂的工作内容跟易允宽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易允宽公开两人感情的用意为何,但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,起码不是平时办公时的冰凉无温度的语气。

    白芸因为太无聊,索性放下手机撑着下巴盯着易允宽看,只见他表情专注地听主管的汇报,偶尔会皱眉提出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是个有魅力又有魄力的男人,在她十七岁第一次勾引他时,他那时的瞪眼怒目相视,教她开心的直想捉弄,最后却迷恋上,自此再也看不上其他男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白芸的注目教易允宽发现,他在听完主管的汇报后,转头朝她的方向看来,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脸颊,俊脸见她瞪眼,伸手要挥开他的手却被他一握住,似笑非笑地勾了嘴角。

    这打情骂俏的一幕,在场所有主管们都见证了,若是之前还在什么疑惑,此时也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当会议终于结束,两人坐进车子里,车子很快驶上马路,易允宽转头看她,“有没有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阿姨说今晚她煮了鸡汤,要帮我补一补身体。” 已经入秋了,天气转凉,易母每年这时间就开始帮她调养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妈眼里好像没有我这儿子,从来没想过帮我补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自认身体强壮,哪里还需要补?”白芸在体力这一点,一直都不如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的表现一直都让你很满意。”易允宽意有所指的说。

    “易允宽,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**,每次话都要说到那方面去。”白芸觉得自己被他带坏了,才会他开个头,她就能联想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男人,正常男人看到吸引自己的女人在身边,不可能无动于衷,除非他不行,我也一直都用行动让你明白,你对我的影响力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白芸不想跟他再多说,怕他一说兴致一来,又像上星期,把车子停在一处偏僻黑暗处,就开始上下手,害她那天回家,几乎腿软爬不了楼梯,还好有他扶她一把,不然就闹笑话了。

    很快的,车子驶进白家,白芸先行步出车子,易允宽停好车后,跟在她身后走,看着她纤细迷人的身影,他忍不住多看眼,舍不得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易母有些吃惊儿子今晚没加班,平时要他回家吃饭,他根本当耳边风,没有哪一次听话的。

    “小芸,允宽今晚没加班?”易母跟佣人在厨房方忙着端盘摆碗筷,刚才在楼上换了家居服下楼的白芸也走进厨房,想要看有没有自己能帮忙的。

    今晚白父也难得回家用餐,止时他跟易允宽正在客庁里看新闻,白芸对那些沉闷的政治节目没兴趣,也不想被易允宽有意无意的盯着看,只好躲到厨房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等一下吃饭时,我再好好问他,看他这阵子是不是工作不忙,如果不忙,我打算帮他安排相亲,我有几个朋友的女儿正好也到了适婚年龄,我她给们看过允宽的照片,她们都很喜欢,直夸允宽长得帅。”易母边把菜往桌上端,边跟白芸闲话家常。

    白芸本是本来听着易母的话,还能有一句没一句的搭上,在听到要帮易允宽安排相亲时,她整个无声,傻愣地听易母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易母在念叨了好一会儿后,带笑的脸上有意的拾头瞥一眼看着不出声的白芸,“小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阿姨幇允宽安排相亲如何?吃过饭后,阿姨再给你看那些女生的照片,长得都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白芸默不作声,只是低头将手里筷子摆好,“阿姨,相亲我不太懂,你安排就好,我先去叫他们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易母听语气闷闷的,脸上不住露出笑,转头继续跟佣人去切饭后水果。

    “太太你不是知道小姐跟少爷……”佣人在白家很多年了,看着两个年轻人长大听易母要帮易允宽安排相亲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易母神秘的笑了一笑,“就是知道才故意的,这两个孩子竟然瞒着我偷偷交往,害我跟先生白担心他们。”

    原来,易母早发现了两人的事,毕竟一个屋檐下,两人半夜那么大的动静,确实很难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这晚吃饭时,易母说要帮白芸补身子,见她最近好像消瘦了些,气色不是很好,还一直念着易允宽,别让白芸工作太累。

    白芸不出声,她累不是因为工作,而是有人总是让她没办法好好睡觉,才会脸色越来越惨白,眼眶附近的黑眼圈也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“小芸,来,赶快喝鸡汤。”易母念完了儿子,又转头端了一碗汤,“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白芸本来就没什么胃口,吃了几口米饭又挟了几口菜,就几乎没怎么动筷了。

    看着易母端给她的鸡汤,虽然没什么胃口,她却不好拂了易母的好意,刚想拿汤匙喝一口,她没想到自己闻到鸡汤味后,竟然难受的反胃。

    “小芸,怎么了?”因为反胃,她伸手捂住嘴,圧下了涌上来的恶心,最后见到鸡汤上的浮油时,再也忍不住说自己吃饱了,起身跑上楼。

    白芸一起身,易母跟白父还没出声,易允宽一脸担忧的朝她的方向看去,恨不得也跟着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芸是不是不舒服,她没吃什么。”易母见白芸碗里的饭菜几乎没怎么动,她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找医生来看看?”白父也紧张着,伸手打算给医生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,白叔叔你们先吃,我去楼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好了,你们难得在家吃饭多吃一点。”易母说完,起身朝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白芸是身体不舒服,可易母上楼看过白芸后,再出现在餐厅时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小芸是不是很不舒服?我马上让医生来看看。”白父见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难受,又拿出手机想再打电话回医生是不是已经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允宽,你跟妈老实说,小芸最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?”易母莫名其妙的蹦出这句话,易允宽手里的筷子顿了一下,皱眉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快跟妈说,是不是?”易母的语气加重。

    “注册送体验金娱乐网站,你怎么了?小芸不舒服跟她有没有男朋友有什废关系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,我刚上去看小芸,她整个人跟在马桶吐得严重,一看就知道那是害喜反应,如果没有男朋友,怎么会怀孕了?”易母没好气的说,说完还瞪了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小芸怀孕了?”白父有些发证,女儿还没嫁,连个男朋友的影子都没有,怎么就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嗯,八九不离十,等一下医生来家里时再检查看看,我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可能怀孕了,还以为是吃错了食物,我没跟小芸说怀孕的事,我怕吓坏她。”

    闻言,易允宽将筷子往桌上一放,脸上凝重地猛地起身,一句语也不说地往楼上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看看。”白父也起身想上楼看看宝贝的女儿, 却被易母拉住。

    “注册送体验金娱乐网站,你拉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老糊涂了,怎么还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什么?”白父一头雾水,不明白易母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这两个小的背着我们私下在交往,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,现在连孙子都可能有了。”易母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允宽跟小芸在交往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前几天听佣人说半夜常看允宽进出小芸房间,有时早上见小芸从允宽房间出来,才会留心眼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两人的地下情谈得越来越高调,不但同进同出,还根本是在屋子里半同居,半夜进出对方的房间不说,一大早还衣衫不整的从彼此的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上星期被佣人撞见过几次,佣人私下跟她透露,她这几天有事没事就陪佣人去书房跟房间打扫,尽避两人都很小心,但还是不小心遗漏了日常用品或是耳环戒指,这才确定了两人在交往的事。

    才会有刚才用餐前,跟白芸提起要帮易允宽安排相亲,当时白芸一脸走神若有所思,她这当妈的一见就看出异样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,是说小芸肚子里怀的孩子是允宽的?”白父坐回椅子,一脸茫然,他没想过继子跟女儿有一天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易母本来是想确定两人交往的事,没想到儿子竟然瞒着他们让白芸怀孕了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面对白父,见白父不发一语,她也没再出声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哪时办婚事较适合?小芸爱美,肚子如果大了,我怕她会嫌婚纱不好看。”白父像来是突然又回过神,一脸喜色的问着易母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思考要怎么跟白父解释儿子的冲动,没想到白父会一改纳闷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婚事?”结婚的事,易母倒没想过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怀孕不是就该结婚吗?允宽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,小芸被我宠坏了,把她交给别人我都不放心,让允宽照顾她一辈子,我比谁都放心。”白父想到女儿的娇纵,有感而发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怪允宽?我……我本来还以为……”易母眼眶发红,有些措手不及白父脸上的笑意。

    白父伸手阻止了易母的话,“小芸的性格你还不知道,如果她不想要,允宽哪有机会?只是小芸脸皮薄,又被我宠得娇气,就算真的喜欢了,也放不下身段承认,刚好趁这次怀孕,让她没有退路,你没看到允宽刚才急匆匆上楼的样子,如果不在乎,不会这样着急。”白父是男人,也是过来人,很清楚男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孩子也真是的,明明相爱,为什么要瞒着我们。”易母也叹了口气,“我看还是赶快叫医生来看看,对了,结婚的事,如你说的要赶快举行,不然等小芸肚子大了,穿婚纱不好看,女人一辈子就美这么一次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两位老人家,背着易允宽跟白芸,就这么擅自决定了他们的婚事。

    那一晚,当医生过来后,确定白芸真的怀孕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躺在床上,白芸一脸发傻的盯着此时还平坦的肚子,一点都没办法想象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个小生命了。

    “易允宽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医生说已经两个月了,她回想,是哪一次怀上的,是去汽车旅馆吗?还是在易允宽拉她玩车震时,或是午休在办公室时?

    白芸越想头越沉,反胃教她脸色很芒白,躺在床上,生着闷气地瞪着一直不出声的易允宽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不说话?”他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要说什么?不是都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的,你都说不会这么刚好命中,你看,果然命中了。”

    易允宽的手隔着被单抚在平坦的肚子上,喜出望外的他一时还未能消化自己有孩子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让你怀上,你怎么傻得都没发现?”这一回,他跟白芸的地下情,一直让他困扰,他曾想过直接找白父坦白,逼白芸接受他的感情,却又不想勉强白芸,最后才会想出此下策,让她怀了他的孩子,她就再也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才刚计划,也很卖力的造人,没想到这么快就真的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故意的!”白芸气得把他的手挥开,翻身背向他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故意这么做,怎么让你同意结婚,难不成你打算跟我一辈子这么偷偷摸摸的半同居?”

    白芸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女儿,你一定要生一个漂亮的小鲍主让我疼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不小心是儿子呢?你是不是就不疼了?”白芸一听,马上不爽地转头瞪他,人家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果然没错,都还没生出来,就来跟她争宠了。

    这一转头,却被易允宽给吻住,这个吻很温柔,带着疼惜跟宠爱,像是怕把她弄疼似的,又轻又柔的吮着。

    白芸的火气,因为这温柔的吻,一下子全消了,还有些眷恋的舍不得结束这个吻。

    “我想生一个跟你一样的女儿,娇滴滴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这样?”白芸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嘟着嘴说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?未成年就勾引我,偷走我的初吻,为你疯狂着迷,脑子里全是你的笑跟你的身影。你却任性的丢下一句分手,把我当傻瓜,让我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谁教你桃花这么旺,四处拈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“白芸,那时的我,整个眼里都只有你,根本没去多看其他女人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开心外头的女人觊觎我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直接把我拱手让人,撂下话跟我分手,然后划清界线,跟我井水不犯河水?”想到她那时的无情,自己在美国因为失恋而痛苦好一段日子,易允宽就想打她**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以为可以再找个比你更好男人。”这话一出来,就收到易允宽的冷眼,白芸马上吐吐舌,奉上一个啄吻,想安抚他。

    “后来才发现,没有男人比你更好,可是你已经不在了。”说到这里,白芸想起自己不知有多少夜晚曾睡不着的想着他,不是只有他难受,她心里也痛苦着。

    “那我回来你还敢给我脸色看?”

    “我总要有一点女人的矜持,总不可能你一回来,马上跳上你的床,跟你滚床单欢迎你回来吧?”那种事,白芸自认做不来。

    易允宽笑着想象她说的那个画面,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应该会很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白芸感受他掌心的炙热,伸手拍了下,“医生说了,三个月内都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,易允宽有些受挫的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老公一喊,易允宽眼神柔的像要出水的,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“白芸,我爱你。”他温柔的说出心里的情意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情话,白芸小脸笑了,笑得眼眶满是泪水,“你应该说,你这辈子只爱我一个才对。”她任性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。”为了让她开心,易允宽马上改口,热来白芸得意的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本来是躲在房门外,怕两人一时情绪失控,打算要敲门制止的白父跟易母,没听到房间里太大的动静,终于安心的下楼,打算明天开始筹备孩子们的婚事,过不久就当爷爷奶奶,想到这里,两人脸上的笑怎么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而相较于白父跟易母,房间里的两人,浓情蜜意说不完,易允宽哪里能放过这么光明正大欺负白芸的机会,虽然顾虑了孩子,但他该做的却一点都没有少做,这一晚,大男人的他把白芸口中的大流氓给坐实了。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

    注:相关书籍介绍

    01、想知道恶男向震宇如何占了安娣的芳心,请不要错过《夜寝》;

    02、想看死心眼的向震宇欺负、纠缠安娣上了瘾,请别错过《夜寝2》;

    03、想看腹黑纪一笹用计拐卓媛,请不要错过《买你一百夜》 上;

    04、想看纪一笹霸道追回逃妻卓媛,请不要错过《买你一百夜》 下;

    05、想看风流的汪皓狼扑纯情的何于晏,请不要错过《数夜之初夜》;

    06、看花心的边仁如何被娇蛮女江两梨收服,请勿错过《夜夜不休》;

    07、想看纪一笙将丁贝云压在身下又啃又疼,请勿错过《第九十九夜》;

    08、欲知向震宇、安娣能否重归于好,请别错过《夜寝3》;

    09、看杨克哉如何攻下边幽兰,抱得美人归,请别错过《十年一夜》;

    10、看沈约如何将到嘴边的白小梨吃拆入腹,请看《一百零一夜》;

    11、欲知情场浪子向能宇如何栽在赵远儿手里,别错过《长夜难枕》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阅读: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:http://m.tentcitypartyrentals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:http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   本书目录  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夜劫最新章节 | 夜劫全文阅读 | 夜劫TXT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