滋味小说网
滋味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萌包子俏娘亲 > 第三章 好厨艺掳获人心

萌包子俏娘亲 第三章 好厨艺掳获人心 作者 : 莳萝

    烟霞森林这一战,双方死伤都很惨重,尤其是云霄国的暗影卫,因为没有及时服下解药,几乎全死在森林里。云睿因为是重要的谈判筹码,自然不能死,及时服下解药这才保住一命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江湖杀手,则是付出高额的银子,外加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拔光了,才换得一颗解药,一经解毒便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虞易峰等人出森林后便原地休养,待所有人伤势较为稳定后才起程回京。

    唐昀若与虞易峰谈好,他们先行,她收拾好家当后,便带着两个孩子前来跟他们会合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一战伤亡太惨重,云霄国并没有再派人前来营救云睿,这一路上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齐谕因为身分的关系,遭到最多人围攻,算是伤势最为严重的人,多处刀伤几乎深可见骨,前往京城的路上,他大部分都在马车里休息。

    两个又傻又天真的小包子,因为齐谕与他们有七八分相像,因此每次只要到队伍停下来休息的时间,他们就会一溜烟的爬上齐谕的马车黏着他。

    即使他命令手下将两人带走,可他们只要找到机会,就会黏在他身上,到后来他便放弃了,任由他们随时随地爬上他的马车。

    齐谕半倚靠在车壁上,有些清冷的脸上凝着一丝疑惑,问其中一人,“所有人几乎都怕我,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怕我,还成天缠着我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怕你?”小糯米一边“咖滋咖滋”啃着娘亲为他们做的饼干,一边睁着闪亮的大眼疑惑地看着他,不忘拿一块饼干跟他分享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们为什么喜欢来找我。”齐谕看着手中这块奇怪的动物饼干,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妈咪烤的小熊饼干,吃,吃,很好吃的。”小糯米短短的小手搭着他的手臂,将饼干塞到他的嘴里,催促他。

    一向讨厌吃甜食的齐谕吐也不是、吃也不是,看着小糯米那期盼的眼神,只好勉为其难的将饼干吃下。

    唔,原来,这味道还真是不错!

    “如何?好吃吧!”两个小包子睁大眼睛等着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错,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齁,我娘做的饼干最好吃了。”小糯米得意地朝他挑挑眉,又拿了块不同的饼干塞到他手中,“吃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这个是仙贝,是用好吃的糯米团子烤的。”小团子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用你们两个烤的,那本王更不能吃。”齐谕故意捉弄他们。

    “齁,不是用我跟哥哥的肉烤的。”小团子用一双沾满饼干屑的胖胖小手捧住他的脸,一本正经的跟他再说一次,“是用做麻糬的糯米团子压扁后,放到火上烤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用你们两个的肉烤的?”他继续故意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这么可爱,你还长得那么像我们,你舍得把我们吃掉吗?叔叔!”小糯米整个人爬到他身上,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像,也是你们两个像我,怎么会是我像你们两个。”看着这两张跟自己极为相像的小脸,他只觉得好笑又无奈。

    齐谕睐了眼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四只小胖手,这两个小家伙吃完东西不洗手,将他的衣裳当成抹布,更穿着鞋子爬到他身上,一身白衣被他们踩得满是脚印。

    然而一向有洁癖的他竟然一点也不生气,还很有耐心的同他们说话逗弄着他们,这让他自己也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只有听过儿子像老子,没听过老子像儿子。”小糯米一对浓眉像线团一样打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叔叔,你又不是我们老子,我们怎么会跟你长得这么像呢?”小团子胖嘟嘟的小手抵在粉嫩嫩的脸颊上,一脸困扰的看着齐谕。

    当这话一出,齐谕自己也愣怔了下。是啊,他怎么忘了这事,自古只有儿子像老子,可没听过老子像儿子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说他跟皇兄长得像过世的父皇,不过怎么像也只有五六分,而这两个孩子跟他却有七八分像,说穿了就是他小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不是父子,长相怎么会如此相似?据他所知,忠勇大将军府的男丁可从来没有娶过皇家公主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他们长得跟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?

    忽地,一抹记忆突然闪过脑海,他赫然想起那件早已被抛诸脑后的意外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虞易峰收到飞鸽传来的线报,告知他神州地界上有几批杀手埋伏。

    神州是齐谕的封地,他对于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,当机立断改走另一条位在州界上,鲜为人知的隐密道路回京。

    凉风徐徐,远方天际慢慢染上一抹霞红,押送云睿的队伍来到一座森林前。

    在队伍最前方的虞易峰看了看那片绵延不绝的茂密森林,高举手臂示意后方队伍停下。

    负责压队的陈坤骑着马过来,“虞将军,怎么突然停下,是要扎营休息了?这座森林不大,约莫两个时辰就可以离开。”

    虞易峰看了下天色,“不了,再过一个半时辰就会天黑,摸黑前进容易遭到伏击,就在这里扎营休息,明天早些出发,一口气穿越森林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这粗心的,竟然忽略了伏击。”陈坤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听令,今晚就在溪边扎营休息,明日一早起程。”虞易峰指着前方不远处那片地势平坦、绿草如茵,中间有条涓涓细流通过的草地。

    命令一下,所有人飞快的搭营升篝火,有的人进林子捡拾柴火,有几组人马则去打猎,为所有人加菜。

    唐昀若待马车停好后,便迫不及待的自马车里下来,抬手伸伸懒腰,看到湛蓝的天空上有成群飞鸟掠空飞过,又见草地上有一条闪闪发亮的小溪穿过,心道:这真是个适合露营郊游的好地方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跟着他们一起回京,行程无法自己决定,她一定带着孩子在这里露营两天再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小糯米与小团子也刚好从齐谕的马车里下来,一看到她便开心地朝她跑来,亲昵的一把抱着她的腿撒娇,“妈咪,大半天没有看到妳,我们好想妳唷!”

    她勾着嘴角哼哼两声,“嗯哼,想我?我看你们根本是玩到忘了妈咪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们最爱的人就是妳了,怎么可能把妳忘了!”他们赶紧摇头否认,表明心志。

    “真的?最爱我?”

    两个小包子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明天开始不可以再去颖王的马车了。”

    她真搞不懂这两个小家伙,怎么这么喜欢颖王那个大冰块,整队的人除了四叔不怕颖王以外,其他人是能避开就尽量避开。

    偏偏这两个小包子是一身虎胆,就喜欢往他身上凑,不管被丢出来几次,他们还是一样百折不挠,爬进他的马车往他身上黏,到后来反而是颖王被他们给征服,任由他们霸占他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妈咪,不要啦,不要啦。”两个小包子又开始撒娇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最爱妈咪了吗,怎么不跟妈咪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吼,妈咪,我们去跟着叔叔,是为了减少妳的负担,让妳轻松一点。妳这么辛苦,难得有人可以替妳分担,不是应该好好利用妈?”小糯米认真的看着她,一脸“我都是为了妳好”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妈咪,妳不是说马车太小,装了我们的行李,又坐我们三个,空间太小不好活动。叔叔的马车可大了,我们去跟他挤,妳就可以舒服地坐在马车里,还可以躺着睡觉。”小团子一脸“妳瞧,我牺牲好大啊”。

    瞧这两个小家伙分明就是想待在颖王身边,却还邀功,一脸快夸我的模样,唐昀若差点噗嗤笑出来,也不揭穿他们,揉了揉他们的头,一手牵着一个,“好了,妈咪知道你们最孝顺了,都是为我好,想让我好好休息,才这么牺牲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”两个小包子不约而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为了感谢你们这么体谅妈咪,妈咪决定带你们到溪边抓鱼,晚上烤鱼给你们吃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耶,好耶!妈咪,我们快去,我们好久没有抓鱼了。”他们兴奋的拖着她回马车上拿工具。

    前世为了制作古毒,她经常到野外找寻材料,野外求生的经验本来就很丰富,再加上这四年的古代生活,如今她随手就能用野草编织出一个适合抓鱼的篓子。

    很快的她便带着他们在河边抓起了鱼,夕阳下山时,他们自己起的篝火旁,已经插了好几只刚补到的溪鱼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妇人跟小孩,又是虞易峰的家眷,士兵们在帮忙搭帐棚时,都会搭得距离他们远一点,以免冒犯到他们,因此他们的帐篷反而跟齐谕的稍微近一点。

    这时,士兵们的营区传来一阵骚动,两个小包子很好奇的伸长脖子往那里看去,不一会儿就看到虞易峰提着一只野鸡跟野兔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“蕴儿,这给妳处理,晚点还有鹿肉跟野猪肉,等处理好就拿来。对了,这一些蘑菇、野菜是在森林里找到的,一起给你们加菜。赶了这么多天的路,都没能好好吃上一顿,今晚好好享用。”

    虞易峰跟着几个较好的同僚一起进入森林狩猎,本以为只能打到几只野鸡或野兔,没想到还能打到野猪跟野鹿,成果颇丰,便早早退出森林,趁着他们母子还没有准备其他菜色之前,赶紧将猎物提过来给他们。

    两个小包子一看到野鸡跟野兔,眼睛都直了,闪亮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对虞易峰的敬佩。

    “四叔公好厉害。”两个小狈腿崇拜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两个再大一点,四叔公就带你们去狩猎,你们现在还太小了。”任何的吹捧都没有这两个小家伙的崇拜让他开心,虞易峰揉揉他们的头,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唷。”他们赶紧伸出尾指,要跟四叔公拉勾。

    “好,一定。”虞易峰也一脸郑重其事地跟他们拉勾。

    “四叔,一会儿过来一起吃吧,我打算做叫花鸡、串烧,再煮个汤跟烤饼。你那些手下食量大,四叔就别跟他们抢口粮了,况且这么多东西,我跟孩子也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她决定用兔肉做串烧,野鸡做叫花鸡,野猪肉跟鹿肉可以烤一部分当场吃,留一部分腌起来做咸腊肉,这样未来几天路上都有肉可以吃,再将一些鹿肉做成鹿肉汤,然后烤一些薄饼搭配着吃,才不会饿得快。

    “是啊,四叔公跟我们一起吃,我妈咪做的饭菜可好吃了。”两个小包子大力推荐着。

    “成,没问题,等等我过来跟你们一起用晚膳。”虞易峰点头同意,又道:“我先过去跟他们交代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虞易峰离去后,母子三人便开始忙碌起来,两个小家伙自小就会帮忙分担家事,知道母亲要做的料理后,自动自发的自己去挖泥土回来做叫花鸡。

    他们最爱叫花鸡了,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玩泥巴,多好啊。

    当唐昀若将野鸡处理好,虞易峰也让人拿来了野猪肉跟鹿肉,她将野猪肉切丁,跟一起带上路的辛香料还有刚采的蘑菇混合,搅拌均匀后塞进野鸡内,到溪边采了一些莲蕉叶子代替荷叶包裹好,然后涂上泥巴丢进篝火里闷烤。

    直到帐篷搭好才从马车下来的齐豫,才一下马车便见到两个小泥人兴奋的朝他飞快地跑来。

    他眉尾挑了挑,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?这两个小家伙才离开他的视线不到半个时辰,竟然就像是在泥水堆里滚一圈的小猪仔。

    “叔叔!”两个小包子各自抱住齐谕的大长腿,绣着云纹的玉色长袍瞬间印上好几个泥手印。

    齐谕嘴角僵硬的抽了抽,有洁癖的他无法忍受所穿衣裳有任何一点污垢,现在他们竟然直接往他衣服拍上一堆泥手印,这教他如何忍受?

    一股怒火顿时往脑门上冲,可当他看到两个小包子望着他时那天真无邪的笑容,充斥在胸口间的那团怒火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们年纪小,根本看不懂大人的脸色,小糯米兴奋的拉着他往那堆他们制作出来的泥水滩走去,“叔叔,快来跟我们玩泥巴!”

    “玩泥巴……你们两个,我已经过了玩泥巴的年纪。”何况,从有记忆开始,他就从来没有玩过泥巴。

    “妈咪说,玩具要跟好朋友分享,叔叔,我们跟你分享我们最喜欢的游戏,你有没有很高兴?”

    “……高兴。”齐谕一向淡定的表情,像蜘蛛网一样龟裂成好几块,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们赶快一起去玩泥巴吧。”两个小包子一人拉着他一手走向泥巴堆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答应这两个小家伙,要跟他们一起玩泥巴了?

    他想拒绝,不过看到他们兴奋的神情,他竟然开不了口,只能任由他们拉着他往泥巴堆走去,实在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唐昀若正要将刚串好的烤肉串放到沟火上烤,便看到那副情景,嘴角暗抽了两下,这两个熊孩子不会是要拉颖王去玩泥巴吧?

    她实在不敢想象颖王满身泥巴的模样,还有他身上那几个泥巴手印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听四叔说颖王平时是有洁癖的,不过怎么遇到她的两个熊儿子,就跟他们一起“同流合污”了?这实在太毁颖王的形象了,她得将孩子们叫过来才是。

    她朝他们招了招手,“小糯米,小团子,去洗手,要烤肉了,你们不是说要帮妈咪一起烤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妈咪,我们想要跟叔叔分享我们最喜欢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们没有看到天黑了吗?快去洗手,准备烤肉了。”她拿出做母亲的威严,扠腰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,妈咪,我们可不可以带叔叔去看我们做的小泥人?”小糯米双手合十拜托。

    “一下下就好,妈咪。”小团子一脸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十分好奇他们能做出什么样的泥人,就让他们带我去瞧一眼吧。”看到两个小包子期待的眼神,他不由得开口为他们求情。

    唐昀若不经意地与他温和而明亮有神的双眼对上,蓦地,心跳像是突然漏了一拍,她慌忙将视线转向两个小包子,僵着嗓子警告,“只能带颖王去看你们做的小泥人,然后就要回来烤肉,不许再玩泥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定。”他们兴奋的拍了下手,一人一边拉着齐谕往泥巴堆跑去。

    小团子开心的说:“太好了,叔叔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们有做一个你唷。”小糯米炫耀着。

    “喔,那我得好好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好好瞧瞧,做得真的跟你很像,我们还有做妈咪跟我和小糯米。”小团子蹦蹦跳跳地说着,“你看到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唐昀若的视线落在牵着两个小包子离去的颖王身上,看着那隐隐散发着可靠气息的挺拔背影,不由得在心底嘀咕:怎么回事,自己竟然会被他那双眼睛迷惑得心跳加速,这不应该啊!

    不过不可否认,颖王那双深邃的眼眸,就像清冷的冬日星空一样迷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三人来到泥巴堆边,齐谕一眼就看到泥巴堆旁那四个泥偶,有些震惊的瞪大眼。

    那四个与他们有五分像的泥偶,如果不说,真不知道这是两个三岁小家伙捏的。

    “如何?像不像?”小糯米得意地将属于齐谕的泥偶拿给他。

    “像,很像。”他仔细端详着泥偶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小团子挤了进来,“我们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,做得真像,你们真厉害。”齐谕揉揉他们两人的头,夸奖着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,我跟小团子小时候就跟着妈咪揉药丸,有时候调皮,会把药丸揉成各种形状。”小糯米得意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妈咪为了不让我们祸害她辛苦做出来的药丸,便要我们去玩泥巴,我们家有一个泥巴坑呢。现在要去京城,路上都没有泥巴可以玩,好无聊,不过妈咪答应我们,到了京城会再弄个泥巴坑给我们玩。”

    他蹲下身看着另外三个泥偶,还有后面做了一半的房子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。”小团子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叔叔,你长得跟我和小团子这么像,我们一定是一家人,所以我们要住在一起。”小糯米很天真地说着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齐谕这才想起一件他差点忘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个小包子跟他如此相像,要说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他可不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那晚的女子会是虞蕴吗?时隔多年,又仅见过一面,他当真不太记得长相了……

    那晚的女子若不是虞蕴,那这两个小家伙的父亲会是谁?

    难不成是……齐信宏的?毕竟他们两人曾经有过婚约关系,这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脑子浮现这抹想法时,一抹不爽的感觉竟然从心里窜出,齐谕猛地一愣,他为何会因这想法而感到生气?

    忽地,小团子扯着他的手,将他从思索中拉回现实,“叔叔,我们快去洗手,我看见妈咪在皱眉头了,这表示她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,我带你们去洗手。”他收回心神,将四个泥偶放在一起,朝某处使了个眼神,拉着他们的手走向溪边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去后,随即有个人来将几个泥偶收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天色暗了下来,两个小家伙坐在齐谕身旁,啃着好吃的烤肉串。

    虞易峰用力撕扯着一支兔腿,嘴里不断喊着,“好吃,好吃!蕴儿啊,妳以前可是一点厨艺都不会的,怎么四年没见,厨艺突飞猛进,让四叔都怀疑妳不是那个打小被四叔背着的蕴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,我有两个儿子,要是再不长进点,我们母子就要吃土饿死了,逆境能使人成长的。”唐昀若同时在心头暗忖了句:我当然不是你印象中的虞蕴啊,我要是跟你记忆中的虞蕴一样,这两个小包子的生活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这鹿肉汤好了,你尝尝。”她舀了碗鹿肉汤,端到齐谕前面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俏颜,那股熟悉感涌了上来,他压下心头的困惑,轻点下颚,接过她手中的鹿肉汤,眸光温和地看着她,“有劳了,虞姑娘。”

    她微瞇着双眸,对他回以微笑,“不用客气,尽量用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赶紧尝尝看,我妈咪煮的鹿肉汤最好喝了。”小团子拿起汤匙舀着已经吹凉的鹿肉汤喝着。

    齐谕浅尝了口,滑顺鲜美的汤头入口,点头,“果然不错,不比御厨手艺差,四年时间,虞姑娘能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,成长为拥有御厨般的手艺,的确让人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被人这样夸奖,任何人都会很开心的,她嘴角上扬,笑咪咪的回应,“王爷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狡黠灵动,却又带着一抹沉静的弯弯笑眼,他的视线不自觉的在她身上停驻。

    模糊的记忆里,这双眼似乎出现过,却好似有什么不同……

    他幽暗不明的眸光带着一抹探究,直把她瞧得有些不自在,赶紧敛下笑容,放下手中的烤肉串,轻咳了声,“王爷,我脸上有什么吗?要不然你怎么直盯着我瞧?”

    他那双像是冬日星子般绽放着清冷光芒的眼睛真是好看,每每与他对视,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,她只能尽量控制住失序的心跳,再这样下去可不行,她得问清楚,免得对他生出误会。

    “不是,本王觉得妳很眼熟,在烟霞森林之前,我们是否有碰过面?”

    原来是觉得眼熟啊,她心下松了口气,要不然他这样直看着她,她真的会误会他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轻笑了声,“王爷,我丧失记忆了,所以就算我们有见过面,我也不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竟然忘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王爷,我觉得我们肯定是见过面的,我以前是京城贵女,我四叔跟你也算是同僚,因此肯定有过几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像他这种权贵,肯定见过不少京城贵女,跟原主有过几面之缘,这根本没什么好奇怪的,只是他怎么好像特别执着于她?这倒是令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颖王嘴角微勾轻笑了下,看来,这事还是得自己亲自追查才能解开盘旋在心头的狐疑。

    穿过森林后,队伍又走了半天,来到一处天险,那是只有一辆马车宽的蜿蜒山道,这条山道一面是陡峭的险恶坡壁,一面是深不见底的山谷。

    技术不够纯熟或是对这地形不够了解的车夫,根本就不敢在这种山道上驾驭马车,为了安全起见,齐谕下令所有人下车步行,在进入山道前,整支队伍停下稍作休息简单进食,补充体力后再上路。

    唐昀若带着孩子下车,找了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,拿出早上准备好的食材,打算做刈包。

    馒头对切,从中间割上一刀,夹进剩下的卤肉,加入一点糖、咸菜跟捣碎的花生,这样子一个分量正好适合两个小家伙吃。

    这肉是昨天剩下的野猪肉,原本她打算做成腊肉,不过因为剩下的分量不多,索性全切成片丢进锅里,加上一些酱油跟黄酒、葱,将它放到残留着余火的篝火上煨着,到了今天一早就是一锅香喷喷的卤肉,正好搭配早上火头军煮的稀饭。

    行军时,像咸菜跟花生米这些方便的配菜都会备着,几乎餐餐看得到它们的踪迹,用完早膳后,她便将这些菜分门别类,小心打包好,准备中午做刈包。

    “来,拿好,慢慢吃,可别掉下来了。”她将刈包拿给孩子,不忘叮咛道。

    “好香,蕴儿,妳中午又弄了什么好料给他们吃了?”闻香而来的虞易峰问道,一双眼睛紧盯着她手上的刈包。

    她伸手将刈包给他,“刈包。”这四叔也是个吃货,昨晚吃了她亲手煮的食物后,今早就自动报到了。

    虞易峰大口咬下,用力咀嚼,不忘称赞好吃。

    刈包两三口就被他吃光,他伸手还要,幸好唐昀若知道他的食量,多做了几个。

    就在虞易峰准备吃下第三个刈包时,齐谕的揶揄声传来,“虞将军在这里开小灶,竟然没有喊上本王!”

    虞易峰赶紧将口中食物吞下,指着刈包,“这是刈包,好吃,王爷要不要也来一个?”

    “叔叔,妈咪做的刈包很好吃,你尝尝。”两个小包子未等唐昀若同意,径自拿走她面前剩下的两个刈包,塞到齐谕手中。

    小团子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,催促道:“你赶紧尝尝看,很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小糯米道:“你是我们的好朋友,我们才请你吃这个,不然除了四叔公外,我们谁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“唷,是这样呀,那我一定要尝尝看。”虞蕴昨天露的那一手厨艺的确不错,让他到现在还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他不客气地大口咬下,热腾腾的刈包中包着肥瘦匀称的软嫩猪肉,肥美入味,吃起来满口脂香却不油腻,搭配着咸菜跟碎花生增添风味,咸甜滋味融合在口中,形成绝佳美味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吃。”他下意识地舔了下嘴边的油渍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没有骗你吧。”两个小包子得意地朝他扬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你们两个对本王最好,会跟本王分享你们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很快的,那两个刈包都进了他嘴里。

    他意犹未尽,这么好吃的东西让人吃得不过瘾,根本是故意吊着人的胃口。

    忽地,他幽怨的盯着虞易峰,这家伙到这里蹭食,竟然没有找他一起过来,瞧这才两顿饭而已,虞易峰就吃得满脸油光。

    虞易峰突然接收到齐谕那怨怼的眼神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,斜看着自己手中的刈包,只见齐谕微微点了点下颚,眼角顿时剧烈抽了下。

    要他把口粮让出去给王爷,简直是在剐他的肉啊!这次带出来的火头军只会把食物煮熟,没有所谓的厨艺,所做的伙食就只差被批评为猪食了,这一路上吃的他是唉声叹气,消瘦了好几斤,好不容易才脱离吃猪食的日子,怎么王爷也要来跟他抢口粮。

    他幽怨的稍稍摇头,拒绝齐谕要他上交午膳的要求。

    两人私下细微的互动全被唐昀若看在眼里,没想到向来成熟稳重,给人印象淡漠冰冷的颖王,竟然也会抢食。

    这么难得一见的逗趣画面与他这反差的表情,让她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轻勾嘴角,又做了五个刈包,“王爷,如果不介意,就跟我们一起用午膳吧,除了刈包,我还做了酸梅汤,可以解腻。”她将做好的刈包放到洗净的大叶片上,拿起一个竹筒做的水壶,一并放到齐谕前面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就不客气了。”齐谕嘴角轻勾,毫不矫情地拿起一个刈包大口吃着。

    她也坐下来,开始品尝自己的手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一锅的卤肉全吃光了。

    看着吃饱后摊在地上的两大两小,唐昀若是又气又好笑,四叔跟王爷进行吃刈包比赛就算了,这两个小家伙竟然也跟着他们比,硬生生多吃了一个刈包,把小肚子给吃撑了,躺在草地上摸着肚皮哼哼着。

    她从马车上拿下清凉膏,解开两人的衣裳,在他们的肚皮上抹了些,不一会儿,他们果然感觉舒服多了,也不再那般哼叫。

    “妈咪,以后我再也不要吃那么多了。”小糯米吁口气,舒服的说着。

    她弹了下他们光滑饱满的额头,“看你们以后还敢跟大人比吃饭吗?多吃一碗饭就撑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比了,不比了。”两个小包子不约而同地挥着手,嚷着,“吃撑了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就要起程,走一段路就舒服了。”虞易峰被他们的可爱模样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眼看时间不早,他起身打算回队上,“蕴儿,一会儿那条山路崎岖不平,并不好走,妳最好换双好行走的鞋子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,你放心好了,我都准备好了。”她给自己还有两个孩子准备的鞋子,里头的鞋垫都铺了棉花,可减缓行走时的冲击力道,这样才能较长时间行走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对了,出了山谷又要进入一片森林,有没有其他野味我不知道,不过绝对有野鸡,我想喝鸡汤,像昨天那鹿肉汤的做法就不错,或者妳有其他想法也可以,最好再弄点面,四叔知道妳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,四叔,你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虞易峰离开,齐谕也不方便继续留在这里,他起身准备跟着虞易峰一起离去,在经过唐昀若身边时,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晚膳本王要吃叫花鸡,还有烙饼。”说完便抬脚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愕然地看着他潇洒离去的挺拔背影,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厨娘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阅读: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:http://m.tentcitypartyrentals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:http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   本书目录  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萌包子俏娘亲最新章节 | 萌包子俏娘亲全文阅读 | 萌包子俏娘亲TXT下载